南岸区域

南岸区域是供人们追念的地方。纪念墙向阳而立,沿弯曲的Ōtākaro/爱芬河伸展111米。

一个有座椅和枫树的梯形阶地将3.6米高的纪念墙与河分隔开。南岸区域的设计使之可以应对多变的河水高度。

 

铭记那些提供帮助的人

很多伤者都得到了志愿者的救助或协助,那些对受灾的人们所给予的无私帮助在接下来数日数周里不断涌现。一方面有像“农场主军”和“学生军”这样的组织的协调努力——例如清除液化物体、提供食品以及修补受损房屋,另一方面也有邻居、朋友和家人的自发性支援行动。

在地震发生之后,紧接着就有将近600名紧急救助服务人员在民防紧急管理部的指挥下,前来为基督城提供援助。除了新西兰各地的专家以外,还有来自澳大利亚、英国、美国、日本、台湾、中国和新加坡的国际同行们一起投入救援行动。

新西兰国防军开展了其最大的国内行动来应对地震,另外一些包括新西兰红十字会和救世军在内的机构提供了人道援助。

追念逝者

在2月22日大地震中丧生的185人,他们或是出于巧合、或者是像往常一样的生活而身处基督城。对于本地人和游客,那是一年中一个繁忙的时候。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夏日中午12点51分,人们在从事各种各样的活动,工作、学习、购物、和朋友一起吃午饭,或者在路上行走。

大地震未发出任何警告就突袭而来,夺走了各种年龄的人们的生命,从婴儿到老人。在城里、郊区以及周围地区丧生的人们有近一半来自海外——他们在这里工作、学习或度假。

那一天所经受的损失仍在继续影响着本地社群、整个新西兰,乃至海外的人们。

来自各个行业、各个生命段、各个地方的人们都在纪念公园得到追念,我们希望让访问纪念公园的人们感受到的正是这种全面性的包纳。我们追念和铭记那些逝者,以及在那天的悲惨事件中其生活被永久改变了的人们。

在生命损失之外,还有220多人在基督城医院因重伤而受到救治、大约6,500人受了轻伤。

纪念词

墙上刻的其他文字描述大地震的影响,铭记逝者、受重伤者、幸存者,以及那些提供救助和支持的人们。

(文字本身将于2月22日以后添加)

纪念墙

姓名排列

2011年2月22日大地震的遇难者姓名都刻在大理石的石板上,沿纪念墙延伸40米。家属们对于其亲人的名字在墙上的铭刻方式提供了指导。很多人提出要求,要把那些彼此相识的人们的名字在墙上就近排列。对于那些与其他逝者没有关系的人,他们的名字是随机排列的,反映出地震本身的随机性以及它会影响哪些人的不确定性。

在纪念公园的入口将有一份印刷指南,告诉人们如何在纪念墙上找到亲人的名字。

将有一个坎特伯雷大地震国家纪念公园的官方网站www.canterburyearthquakememorial.co.nz。网站还将包括检索功能,帮助人们找到某个名字以及其在纪念墙上的位置。

铭记更广泛的影响

大地震的直接创伤,以及持续了两年的11,000多次余震,给社区带来重大的心理影响。据估计,大地震之后,大约有10,000名居民离开了基督城,人口直到2016年才恢复到震前水平。

对房屋的严重破坏改变了大基督城的面貌。大片的居民区被划为“红色区”(被视为在短到中期不适合建造房屋),拆除了5000多所房屋,而内城则根据“基督城中心重建规划”对重点区和关键项目进行了重新设计。

学校、教堂、体育、社区、文化和其他设施所遭受的破坏也对坎特伯雷人的生活有重大影响。

科哈图碧玉石

纪念公园入口的一块有意义的kōhatu pounamu (碧玉石) 表明纪念公园的重要性。它是由Te Rūnanga o Ngāi Tahu赠送的。在重要的入口放置碧玉石是一个悠久的毛利传统。触摸石头是一个仪式,借此,来访者就与这块土地以及所有在他们之前在这块土地上的人相连了。

这块碧玉石是由Ngāi Tahu部落的代表特意在南Southland地区的深山中挑选并空运出来的。

它被放置在一个有卡拉拉大理石基座的底座上。Ngāi Tahu部落的雕刻大师Fayne Robinson精心制作了三个图案,都已被喷沙绘制在大理石基座上。

渐渐的,阳光会温暖碧玉石,雨水会冲洗它,它的外貌将会发生改变。这块美丽的碧玉石将继续以有形的方式提醒人们记住这块土地与它的人民之间深厚的联系。